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;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
我要推荐新人物

人物辞条 经济 →陈智思

陈智思 (1965年1月11日-),生于香港,籍贯广东潮阳,为泰国华侨,现任香港行政会议成员、香港立法会议员,立法会「泛联盟」成员之一。1998年,他循立法会保险界功能组别晋身立法会,2004年获委任成为行政会议成员。陈已婚,有两名子女。

陈智思天堂相遇那一天
 

行政会议成员兼立法会议员陈智思,曾经在死亡边缘来来回回;他虽懂得生命可贵、享受人间喜乐,却不得不经常接近天堂。请他向读者推荐一本书时,他想到了《在天堂遇见的五个人》。

  「它的书名很吸引我。」陈智思在记者面前一页页翻阅。被誉为「公职王」的他,多年来与书本一直遥遥相对,高高迭起的文件总是从中作梗,他与它们之间的距离未能拉近。

  《在天堂遇见的五个人》竟有这份魔力,单凭它的名字,就能令陈智思毫不犹疑细读。他猜想,这是一个探讨生命意义、哲理性的故事。「我很想知道,那五个人会是谁?」

  陈智思感好奇的,相信也是这本百万畅销书的普遍趣味所在。《纽约时报》评价「它有真诚的力量去刺激读者、然后又能纾缓读者情绪。」

  但是,陈智思有一番更窝心、更个人的体会:自己生命里的一些阶段,一些感受,与这本书连接上了。在他接触书名的时候,彷佛已预视到这一点。

  书一开首,就倒数老人艾迪的生命里最后一小时。他被称为「艾迪.维修」先生,是游乐场维修员,为救一个小女孩而丧命。悠悠八十载,他找不到生存价值,直至上了天堂,先后遇到五位与他擦身而过、或是亲密非常的人,告诉他如何各自与他的生命交错,主人翁才渐觉不再孤独、放下怨恨冷漠、拾起爱和生命意义。


  死亡镜子里看见自己

  艾迪来自低下层家庭,没有机会离开小镇外闯,战争又为他带来一条腐腿;而陈智思乃泰国盘谷银行创办者孙子,到美国留学,后来接掌父亲保险业务,至今成为举足轻重的政治人物。

  相比起来,艾迪得到的很少,陈智思被给予的很多。但是,两人曾经有着相同点——艾迪对生命的抱怨与失落,就是18岁进入手术室前的陈智思;他们都站在死亡的镜子面前,找到了生存的自己。

  陈智思在精力最充沛的年华,患上高安氏动脉炎,血管收缩,进行「通波仔」,「搭桥」手术数次,换了五条人造的脑部和肾脏的血管。「等待、埋怨、期望,不同阶段,我统统试过。」「手术前的深夜,才后悔没珍惜和家人一起的时间……。」

  书中,艾迪上了天堂才顿悟一切。陈智思在多次手术、亦即在死亡边缘来来回回间,去啄磨、去明白。

  陈智思如今活跃公益、热衷运动,其实十多年来烦恼未休——去年,轮到胃部动脉收缩——但他终于接受了自己这一副时而恶化的皮囊。

  看《在》书时,他一面平静地回顾过去的心路历程,一面对当下自己的人生,找寻新意义。


  对政客的警言

  书中,艾迪天堂遇到的第一人,是童年碰上的司机。「他间接地令一个从不认识的人,完全改变了命运。小艾迪当然不知道,他拾起球,就令那个司机心脏病发而死。」

  陈智思当头棒喝。他参与议会的各项政策决议,如同为素未谋面的人度身裁衣。他对香港人生活的影响,隐形而又可能很具体。「我和同僚的决定,或许令人们的一生和其家庭受很大影响,但同时又可能帮助很多人。」

  「可以说,在看这本书之前,从来没有想过,我所考虑到的公众整体利益时,永远有一小撮人的利益受影响。好像禁烟、杀鸡、禁止海洋拖网的讨论,全都是在大众和小众利益间周旋。小众或对整体利益背着干,但这又是否足以完全不理会他们,不从他们的角度看事情?」千年前的希腊哲学家对「公义」发展出不同理解,及至现代,讨论仍胶着、未了。


  眼光的限制

  故事不只一个表面,但人往往又看不到全观——书中主人翁艾迪在天堂,对生前的人和事重新体会,突显每人眼光的限制。然而,在其位,又不能不行动。只能够,陈智思说,言行决定前,尽量避免轻率。

  小艾迪拾球足以令司机死亡,是不是只有甚么都不做?艾迪遇到那位司机,他只想教他一课。陈智思看到文字背后的,不是消极,而是积极。

  他当上了社联主席,建起趋两极化的商界和基层之间的桥梁。他鼓励商家援助基层运动,「双方冲突,其实源自对对方不认识。」「大众埋怨社会福利开支,养懒人……」「社会上当然有无良的商家、雇主…」而陈智思令商界看见有需要的大多数人,同时令社会看见有承担的雇主。

  为这么多张看不见的脸孔服务,假如有一天上天堂,陈智思看到的五个人,相信比起艾迪所看的,更令他感意外。「想见和真正遇见的,该会不同吧?我当然想见最亲的人。」

  后记

  《在天堂遇见的五个人》已被拍成电视、电影、改编作戏剧。它像是一出melodrama(音乐剧),而又摆脱不了寓言式说教。

  「书中说的虽非陌生道理,但书的好处在于简单,花一天就可看毕。」一天就吸吮到需索的信仰,转眼,陈智思抓紧时间,又埋头文件里去了。

香港回归五周年人物访谈:陈智思:官员不是神人

 陈智思在接受本社记者专访时表示,这几年出任公职,了解到政府的运作,明白到官员不是神人。他亦由一个容易指责政府的市民,转变为一个“公职王”。

  “九七年香港回归国家时,我还未参与政治,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。特区政府成立当日,我在家看电视直播。”

  “九八年入立法会后,对政府的看法大大不同,发觉很多事情比表面上复杂,政府的政策亦如是。在大部分时候,市民将责任全推给政府,认为问题在政府。我参与公职后,始发觉以往自己亦是当中的一分子,总是将问题指向别人。其实市民亦有责任解决自己的问题,始终官员不是神人。”陈智思总结几年来出任公职的经验说。

  出身显赫泰国华侨家族的陈智思,为泰国最大的华人银行--盘谷银行创办人陈弼臣的后人,其父乃香港中华总商会会长陈有庆。

  陈智思真正开始为人熟悉,是在一九九八年成功当选立法会保险界别议员后。作为最年轻的立法会议员,陈智思在几年间,曝光率急剧上升,由一个普通的商人,摇身一变成为街知巷闻的政界新贵。

  有“公职王”美誉的陈智思,给人的印象是对社会甚有抱负,使命感强。然而这可能是个美丽的误会。他说,自己亦不明白为何获邀出任众多公职,每次都是很偶然的,而且公职就像藤连瓜、瓜连藤般,担任某职位后,便会有第二个连着。有时他也担心会出岔子,不过他总是大胆尝试,努力为公众服务。

  年仅三十七岁的陈智思,曾三次进行心脏搭桥手术,体内共有五条人造血管。换了别人,可能会自怨自艾、郁郁不欢;但眼前这位盘谷银行第三代传人,回望人生逆境,却神态自若。

  别看陈智思外表健康,原来医生十年前已对他说,他的身体机能等同一个比他老二十年的人。为此,他对自己的生活、饮食习惯十分注重,不吃红肉、不喝酒,又有固定运动量,保持身体机能在最好的状态。

  代表保险界的陈智思,是人寿保险公司的“不受欢迎人物”--全港没有一家寿险公司愿意替他投保,因为风险太高。陈智思惟有“自保”,节制饮食并保持运动量。然而他并没有气馁,积极面对人生。他到现在仍要定时服药,但他已习惯了,不往坏的方面想,能轻松面对。

  经历过死亡的威胁,陈智思更珍惜生命,遇有机会不轻言放弃,做事充满拼劲,有时甚至过了头:“我太太常投诉我,叫我不要搏得太过”。

  陈智思侃侃而谈自己的人生经验。他说,别人以为他的人生一帆风顺,然而他的路其实是崎岖地走出来的。每次回望人生,都发觉事情并不如想象中差劲、绝望。

  就如陈智思当初因病不情不愿地放弃了读经济而念美术,回头再看,发觉以前念的经济理论对现在的工作并无帮助,反之艺术却使他具有创造力,无形中帮助了他的事业。

  “我读艺术的背景,对我今日做的很多事都有帮助:立法会的标志是我找人设计,我公司的形象改变也是由我负责的……”陈智思笑得开怀。

  另一个经历,直接影响他今日的成就。毕业后,陈智思一直在银行工作。有一天,其父要求他转行,帮助家族打理保险公司。起初陈智思很抗拒,认为保险的地位较银行低,然而对于父亲的安排,他只有无奈接受。然而他的境遇,令他更相信凡事总有转机。

  “谁会想到因为转做保险,令我有参选立法会的机会?今日回想,如果我当日留在银行,现在仍是个普通银行家,肯定不会被你邀请作访问…….”他更强调对自己转做保险的决定没有后悔。

  陈智思当年入行日子尚浅,参选全凭一个“勇”字。他的三个对手,全部比他多二十年经验兼任职大公司,然而他却“爆冷”胜出了。参选时他曾经承诺,会努力将保险界的声誉提升。他说,保险也是一门专业,但一般市民对保险的评价颇低,以往做的职业调查,保险从业员的形象也是排在榜尾。

  陈智思希望,透过他所做的,让人看到保险业界人士是专业人士,关心社会,而非只是营业员,增加一般人对保险从业员的认可。他认为,这几年来,港人对保险行业的认识增加了,亦看到保险对其生命财产的重要性。(完)

礼物 查看历史赠送记录

暂时还没有人赠送礼物

>>查看全部 陈智思相关的图片(共0张)

你还没有登陆,将以匿名的形式发布资料!  登录

补充关于"陈智思"的资料 (为了能够通过审核,请填写真实,有根据的人物资料)

文章标题:
文章出处: (填写你参考资料的来源,如果没有可不填!)
发生时间: (格式:2009-12-22,不知道具体时间请留空。)
认识的人: (可能认识的人,人名之间空格分开)
文章内容:
同名人物
  • 陈智思

    陈智思(1965年1月11日-),生于香港,籍贯广东潮阳,为泰国华侨,现任香港行政会议成员...

辞条统计
浏览次数: 4855
编辑次数: 1 查看历史版本
最近更新: 2008-06-27
创建者: 匿名
贡献者
>>更多 他(她)的社交圈
>>更多 对他(她)说句话

潮友印象
祝福
换一组  近期祝福
相关人物